时时彩哪个玩法容易中大发快3免费破解版软件

 

《患難始見民族真情》
25664304_1.jpg
 
在某些數典忘祖的人眼中,現在的兩岸關係,宛若世敵寇讎,血脈情感似乎被拋諸腦後,蕩然無存了。今天讓我們回顧一段令人動容的真實歷史,情節是敘述兩位彼此仇恨,不共戴天達50年的傳奇大人物,在風燭晚年時,面臨一件攸關民族利益的突發事故,兩人竟然屏棄前嫌,互信不疑的通力合作,挽回民族至上的尊嚴。
 
這個故事源於70年代的「越南戰爭」,1973年1月27日在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季辛吉》與北越代表《黎德壽》的奔波下,歷經幾年打打停停的談判,在全球數百家媒體的面前,「巴黎和平協定」終於簽署了,戰爭就此結束,只不過二年後的1974年12月,北越還是撕毀協議,再度揮師南犯。就在停戰初期,身為南越靠山的美國,在撤軍回國之前,將所有海軍的艦艇與軍備,全數遺贈給南越。
 
u=1731538555,990565256&fm=76.jpg
 
南越獲得數量龐大、裝備先進的艦艇後,企圖憑此佔據資源豐富的「南中國海」諸多島嶼,1973年9月南越總統《阮文紹》宣佈,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中,部份島嶼為南越所有,並公開劃入版圖。1974年1月15日南越的驅逐艦「李常杰號」,侵入南沙群島的永樂島海域,砲擊在鄰近甘泉島作業的中國漁船,跟隨其後,二艘驅逐艦「陳慶瑜號」與「陳平重號」,以及護航艦「怒濤號」等,在1月19日上午,堂而皇之地入侵,並派員上岸佔領金銀、甘泉二島,最終實際佔領南沙、西沙合計共6個島嶼。
 
中國大陸獲悉後,調遣擁有45艘攻擊艦的「東海艦隊」,派出最具殺傷威力的24艘,在1月19日當晚20時許,自浙江寧波母港整軍出航,大陸「中央軍委」按航程計算,如果借道台灣海峽,翌日清晨前可駛抵南海,奪島反擊效果最佳,繞道太平洋尚需浪費一日的時間,但按當時兩岸的不成文慣例,共軍只要進入台海,即視同作戰,國軍可不待請命逕予攻擊,軍情如此急迫,解放軍上下無人敢拍板,最後只有緊急請示《毛澤東》,在聞訊後毛立刻指示總理《周恩來》循第三管道「熱線」聯繫台灣當局,緊急徵求同意借道台海(註:新加坡當時正與台灣籌劃「星光計劃」,為避免兩岸誤判,因此分別搭設聯繫熱線)。那時的《毛澤東》健康狀況極差(二年後過世),出門必需有人左右攙扶才能行走,在焦慮攻心之下,他囑咐隨行醫護人員用擔架抬他,一行人浩浩蕩蕩,疾馳抵達「八一大樓」的中央軍委戰情中樞,整棟大樓燈火通明,就等台灣當局的回復,等待過程中,不時有人(包括周恩來)向他進言,萬萬不可借道台海,當東海艦隊駛入後,台軍如果在兩端出入口及岸側設伏,萬砲齊發,艦隊將全軍覆沒,最後,《毛澤東》以一番話做了最後的定奪:「老蔣,我了解他,在民族大義面前,我信得過他」。
 
u=4174792979,2511618224&fm=76.jpg
 
接獲第三管道的「熱線」後,時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先生,率同國防部長《高魁元》、參謀總長《賴銘湯》,箭速奔抵士林官邸,向先總統  蔣公稟報事態,  蔣公徵詢兩位軍政要員的意見,得到的答案是「千萬不能同意」,原因是東海艦隊24艘攻擊艦進入台海後,如果一字排開,艦砲掉轉向左齊發,台灣沿海所有重要設施,將毁於一夕,經濟成果片甲不留,再諮詢  蔣院長的看法,院長答以「願賭一回」,  蔣公最後裁示:「我信得過老毛的民族氣節」,並且當場下達參謀總長《賴銘湯》二項命令,確實遵辦不得有誤:(1)徵詢解放軍,兵力如果不足,我軍全力支援,(2)調集全數備有探照燈的艦(船)隻,在台灣海峽緊靠我側一字排開,東海艦隊通過時,所有探照燈齊開,替他們照明指路,艦隊安全通過後立刻來報。
 
這段讓人很難置信的歷史典故,一般被稱為「西沙海戰」。大陸東海艦隊借道台海,長驅直入南中國海,完全出乎南越軍的預料之外,因此,不到二個小時的戰鬥,便擊沈其護衛艦一艘、驅逐艦三艘,擊斃100餘人,俘擄48人,越南軍霎時狼狽逃逸,無影無蹤。這是兩岸分隔以來迄今,基於民族大義,空前絕後的一次攜手抗敵,不但共同捍衞了中華民族的尊嚴,同時也告訴我們:「只要是一家人,沒有不可拋棄的仇恨」,蔣、毛兩位老人家做得到,我們沒有理由做不到。
 
         
        許煥欽   撰於2018年8月17日。

 

西沙海戰1974







我海軍獵潛艇部隊海上編隊

新華社1974年1月19日訊:1974年1月11日以來,我外交部多次聲明和警告,南越並未收斂其侵略行徑,反而出動海空軍入侵我西沙群島中的永樂群島。我忍無可忍,進行了英勇的自衛還擊,給予來犯之敵以應有的懲罰。

南越:“中共海軍出動配備冥河導彈的科馬爾級驅逐艦。戰鬥空前激烈……”

美國:活動在北部灣的美國海軍第七艦隊拒絕了南越海軍要求其幹預的籲請,甚至拒絕派出艦艇前去援救落水官兵。

◎垂死前的賭博

永樂群島是西沙群島的一部分,該群島由珊瑚、甘泉、金銀、琛航、晉卿及廣金等島礁組成,自古是我國固有領土,但從19世紀起,部分島嶼被殖民東南亞的法國占領,1954年法國勢力被逐出,被其占據的珊瑚島落入南越之手。1973年1月,美國從越南撤軍,並將大量艦艇移交南越,從1973年8月起,南越頻頻派出軍艦,侵犯我領海。次年1月11日,更明目張膽地公布地圖,把西沙劃歸它的版圖。當時我國內憂外患不絕,國內處於“文化大革命”的混亂中,且中蘇關係緊張,無力南顧。因此南越的行動愈演愈烈,1月15日,南越海軍的“李常傑”號(HQ-16)首先入侵,對我在甘泉島附近生產作業的402、407兩艘漁輪開炮威脅,17 日上午,敵在金銀島登陸,下午又強占甘泉島。

◎海上對峙

麵對入侵,南海艦隊奉命派出由榆林基地第38002部隊副司令員魏鳴森和王克強大隊長率領的第73獵潛艇大隊271、274兩艇組成271編隊,實施護漁及為駐島軍民輸送補給的任務。編隊於18日晚上趕到永樂群島,將海南軍區4個武裝民兵排送上晉卿、琛航、廣金三島。

18日上午,南越軍艦“陳慶瑜”號和“李常傑”號駛近407號漁輪,以擊沉恫嚇,迫其離開。407號船長楊貴毫不屈服,“陳慶瑜”號猛然轉舵,撞壞了漁船的左舷。正當漁民們拿起魚叉,決心以死相拚之際,我271,274號飛馳而到,發出警告。看到我海軍到來,越艦掛上了“本艦操舵失靈”的旗號,匆匆離開現場。 

當晚,敵何文鍔大校乘“陳平重”號(HQ一5)由“怒濤”號(HQ一10)伴隨抵達當地。盡管雙方的艦艇的數量為4對4,但無論從噸位還是火力來說,越軍都占有壓倒性的優勢。我方4艘艇的總噸位,還不及越軍的1艘!而且越方普遍裝備火控係統,我方艦艇則基本上還是人力操作,雙方實力對比之懸殊是顯而易見的。

19日一早,越方發現我方隻有4條小艇,便認為可利用兵力優勢消滅我軍,越艦重新布陣,兵分兩路占據有利的外線,展開戰鬥隊形,“陳平重”號率領“陳慶瑜”號由金銀島、羚羊礁以南的外海向琛航、廣金兩島接近;“怒濤”號和“李常傑”號由廣金島西北向我艦艇接近。同時,南越海軍總部向何文鍔大校下達開火的命令。

◎外海激戰

按照廣州軍區的部署,396編隊進至廣金島西北麵攔截南越“李常傑”號、“怒濤”號271編隊進至廣金島東南海麵,監視“陳慶瑜”號、“陳平重”號。1月19日上午10時22分,嚴陣以待的我方炮手發現敵艦的炮口裏火光一閃,立即腳踏擊發,我們的炮彈也出膛了。

整場海戰基本上是2對2的較量。在廣金島東南方的271編隊與“陳慶瑜”號、“陳平重”號是雙方的主力,所以不約而同地采用了“擒賊先擒王”的戰法。可是雙方都出現判斷錯誤。據越方近年來公布的檔案,由於18日何文鍔的到達,越軍將旗艦由“陳慶瑜”號改為“陳平重”號,我方不知,所有火力都集中在“陳慶瑜”號上;而越方則認為我方殿後的274為指揮艦,因此第一排炮火正是朝著其指揮台掃了過來,政委馮鬆柏不幸中彈犧牲。然而敵方犯了嚴重的戰術錯誤:對於無裝甲的獵潛艇,他們使用了穿甲彈,這樣炮彈即使命中也往往貫穿艇身,落入海裏,甚至還有很多臭彈;如果使用高爆彈,那麼勝負就難說了。而我方的兩艦,則充分利用目標小,航速快的特點,敢於打接近戰。我方的小型速射炮不停地向敵艦傾瀉彈雨,沒有裝甲的“陳慶瑜”號很快就烈火熊熊,雙方射擊距離從1000米打到300米,此時,274號的電舵突然發生故障,眼看著失去控製的小艇徑直往“陳慶瑜”號和“陳平重”號交叉火網中衝。在千鈞一發之機,艇長李福祥鎮定地下令轉用人力舵,並縱從指揮台躍到甲板上,站在機艙口大聲命令主機班全速倒車,用口令和手勢頑強指揮作戰。同時,主炮班長王俊民指揮火炮向迎麵撲來的敵“陳慶瑜”號猛烈開火,敵艦支持不住,扭頭就逃。274艇又轉過炮口,向趕來支援的“陳平重”號連續轟擊。裝填手李如意一口氣接連裝填了180多發炮彈,打啞了“陳平重”號的後主炮。

◎礁湖死鬥

礁湖內側的廝殺更為壯烈,在布滿珊瑚礁的狹窄範圍內作戰,沒有機動作戰的餘地,狹路相逢勇者勝,於是396、389兩艦集中火力攻擊“李常傑”號。在此,南越軍在編製上吃了虧,“怒濤”號原是一艘掃雷艦,最高航速隻有14節,難與“李常傑”號保持協同。所以,雙方一交火,“怒濤”號隻能暫時先對廣金島炮擊,徒然看著“李常傑”號被我軍集中攻擊而無法進行支援。當時,越方最大側舷火力是1門127毫米炮、3門40毫米炮、1門20毫米炮和2挺重機槍,而我方可用的是l門85毫米、6門37毫米、4門25毫米和4挺重機槍,隻要充分接近敵艦,不使這門127毫米炮發揮威力,在此局部戰場上,我方仍可取得相當的火力優勢。396,389兩艦一邊逼近,一邊將炮彈如暴雨般傾瀉在“李常傑”號上。這時,l發127毫米炮彈從水麵下擊中了“李常傑”號,直貫輪機艙,但是沒有爆炸。原來是因為戰鬥雙方相距太近,“陳平重”號為支援姊妹艦發射的炮彈誤傷了自己人。

此時,“怒濤”號趕了上來,並從背後向我編隊射擊。局勢瞬間變化,遭到敵方兩麵夾攻的389艇多處中彈起火。盡管中彈累累,389號還是緊逼敵艦,戰士們情急之下抄起火箭筒,端起衝鋒槍,甩起手榴彈就是一陣猛打??來了場海戰史上罕見的“海上拚刺刀”,好一場驚心動魄的接舷戰! “怒濤”號的艦長魏少校就在這海上白刃戰中喪了命。 

這時,“李常傑”號返回礁湖,準備營救“怒濤”號。389號炮彈打光了,肖德萬艦長下令裝填深水炸彈,決心與敵艦同歸於盡。而“怒濤”號上接替指揮的阮上尉想拚足力氣撞擊389號的尾部。就在這危急時刻,396號轉舵迎上前去,奮力敵住“李常傑”號,掩護389號脫離險境。“李常傑”號剛有所恢複,不料再遭痛擊,隻得朝西北方撤離。 

◎勝利及其意義

11時49分,我方生力軍獵潛艇第74大隊投入戰場。南越艦隊以為是大部隊(在“陳慶瑜”號艦長武中校的回憶裏,竟認為中國出動42艘軍艦和2艘潛艇),在12時掉頭撤離。“怒濤”號本身航速慢,加上受創,無法跟上逃離的同伴。12時12分,剛剛到達的第74大隊接到了攻擊命令,281艇便全速上前,向“怒濤”號猛烈射擊,於14時52分在羚羊礁以南將其擊沉。 在我軍付出18人陣亡,67人負傷的代價後,西沙海戰以我方勝利而告終。之後我軍乘勝出擊,完全收複西沙。這場勝利使我方認識到在這廣袤的“藍水”南海裏還有著不容侵犯的主權和利益;正由於這場海戰,建立我海軍在遠離大陸作戰的信心,逐步調整部署,戰後榆林基地馬上得到2艘護衛艦的增援。可以說,從那時起,南海才映入我海軍戰略發展的視野裏來。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西沙海戰正是我國海軍邁向“藍海”的第一步。



戰鬥中,我方參戰艦艇盡可能采取近戰手段

戰鬥中,我方參戰艦艇盡可能采取近戰手段,雙方射擊距禹從1000-到300米,我方的小口徑速射炮不停地向敵艦傾瀉彈雨,迫使敵不敢在軍艦上層建築內停留。



南越海軍準備侵犯西沙水域的艦艇在峴港檢修

本刊獨家發表當時與我軍交戰的南越軍艦照片。圖為南越海軍準備侵犯西沙水域的艦艇在峴港檢修,並排停靠在量外側的即為南越海軍參戰旗艦“陳平重”號(舷號為“5”)。



1974年1月19日西沙海戰作戰示意圖

本圖為戰役態勢圖示意圖,不具有地理圖性質。



我軍乘勢收複所有被南越侵占的西沙島嶼

西沙海戰勝利後,我軍乘勢收複所有被南越侵占的西沙島嶼,俘獲包括一名美國顧問官在內的40多名南越官兵。

重庆时时助手苹果版2019年精准王中王资料

  • 相关幸运飞艇-计划
  • pc28刷流水稳赚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